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19|回复: 3

[社会学] 85年前的声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4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5年前,鲁迅先生如此写到:

……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在生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鲁迅《纪念刘和珍君》,1926年4月1日。

每个人都读过的罢?我们上学的时候还背过,乃至于这些字个个都刻在脑子里。不会忘了的。

发表于 2011-8-4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左联能发出一些声音,至于是否做到就另说了。不少左联的人后来都升官发财了,有的效忠南京,有的效忠武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4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
现在只记得这句话啦,
重温一下旧时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8-5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9-9-23 09:23 , Processed in 0.475293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