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98|回复: 4

[社会学] 镜像后的乡村(转)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2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 朱永祥  
由电视新闻拼接出来的现实图景似乎缺了点什么,小人物的纪录片算是弥补了几个缺角,让生活向它的本来面貌又走近了一步

最近,我受邀担任了浙江省广播电视政府奖纪录片奖项的评委。两天时间里,被小人物的坚忍和热忱感动得眼泪盈眶是常事,但看完三部农民工题材的片子,准确地说是写农民工精神追求的片子,却让我的心绪从感动转入忧伤。
第一部片子叫《城里的月光》,也是片中三位热爱音乐的民工反复演奏的曲子。这三位民工分别来自贵州省开阳县哨上乡、四川安岳县李家镇和重庆大足县三驱镇,在浙江嘉兴合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毛坯房,他们组建了一支铜管乐队。在这个大家庭中,一架钢琴是最奢侈的摆设,这是其中一对夫妻节衣缩食,忍痛花了一万多块钱积蓄,给女儿弹琴用的……对此,那位民工兄弟是这样解释的,学钢琴,就是以后孩子考不上学,还可以“跑到一个很贫穷的山区去教孩子们唱歌,教孩子弹琴,也能有口饭吃”。言语间充满了无奈和宿命。

第二部片子《民工博客》的主人公张俊,刚到上海打工时,穿着装修后脏兮兮的衣服,在公交车上曾遭来不少白眼。后来张俊一出门就换上干净的衣服,为的是让自己增加一点点“尊严”。面对一成不变的生活状态,博客成了张俊排遣内心压抑的空间。
可对精神生活的追求让他们“体面”起来了吗?在第三部片子《书法痴人》中,当拉板车又“不体面”的农民工王根木找到当地书协主席准备拜师时,书协主席对着镜头回忆说,“我看他灰头土脸的样子,我劝他,你拉好车,赚点钱,我老是叫他字不要写了。”

让人真正沮丧的是,乡村对他们执拗的精神追求也是一脸的不解和茫然。就像王根木的父亲对记者说的,这个写字没有用的,都是白写的。“那邻居怎么说他呢?”即使记者一再诱问,想从他父亲口中得到乡里人的正面评价,来展现农民对文化的仰慕和渴求;没料想他父亲却说,邻居没有说他。
镜头前,农民弹吉他、写博客、学书法,镜头后,他们生存的路越来越逼仄,连学钢琴,也是为了“有口饭吃”。
城里的月光,何时也能把乡村的梦照亮,让乡村的梦里,有诗、有画、有音乐?
(作者为杭州文广集团高级编辑)



发表于 2011-10-13 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农民总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但是对社会的建设却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应该好好考虑解决农民的生计问题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11-10-13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13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爱的农民工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1-10-13 0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阶层分化日益严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9-5-19 16:31 , Processed in 0.32841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