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查看: 630|回复: 1

教育对经济增长贡献的计量分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10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 要] 本文以湖北省为研究对象,采用菲德模型对教育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做了全新的阐释。由实证分析可知,教育对经济经济增长的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给出了加大教育投入的理论支持。
  [关键词] 菲德模型 教育投入 经济增长
  
  一、理论框架
  菲德模型是美国学者菲德于1982年提出的模型。该模型最初用于估计出口对经济增长的作用。菲德将一个国家的经济部门分为两大部门——出口部门和非出口部门,以这两部门的生产函数为基础推导出最终计量模型。蔡增正以菲德两部门模型做基础,为了估计教育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构造了一个以教育部门和非教育部门为基础的两部门模型。 把国内部门可划分为教育部门和非教育部门两部门。这两部门的生产方程分别为:
  E=f(Le,Ke) (0.1)
  N=g(Ln,Kn,E)(0.2)
  E和N分别代表教育和非教育部门的产品量,L和K分别是劳动力与资本要素,下标代表部门。(1.2)方程假设,教育部门的产量水平E影响经济中其他部门N的产量。劳动力L与资本K总量可以表达为:
  L=Le+Ln(0.3)
  K=Ke+Kn(0.4)
  Y=E+N (0.5)
  菲德模型将不同部门劳动和资本边际生产力的相互关系表达为如下形式:
  f1/g1=fk/gk=1+δ(0.6)
  f1,fk,g1和gk是方程劳动力和资本的边际产出,δ是两个部门间相对边际生产力的差异,负的δ意味着教育部门的相对边际生产力低于非教育部门。利用(1.3)、(1.4)、(1.5)和(1.6),可以推导出方程:
  dY/Y=α(I/Y)+β(dL/L)+γ(dE/E)(E/Y)(0.7)
  上式中,α是非教育部门资本的边际产出;β是非教育部门劳动力的弹性系数;γ实际上代表教育对经济增长的全部作用,γ=δ/(1+δ)+g;dY/Y,dL/L和dE/E分别是总产品、劳动力和教育产品的增长率;由于国内投资视同于资本存量的增量,因此用I/Y代表国内投资占GDP的比例。回归方程中的参数γ代表教育外溢利益与部门间要素生产力差异这两种作用之和。为了分别估计教育的外溢利益和相对要素生产力差异δ,对(7)式调整,可得:
  dY/Y=α(I/Y)+β(dL/L)+[δ/(1+δ)-θ](dE/E)(E/Y)+θ(dE/E) (0.8)
  该模型揭示出这样一种关系:非教育部门的产出不仅依赖于配置在本部门的劳动力和资本,还取决于同一时期教育部门的产出量。
  二、数据来源与回归结果
  本研究所使用的全部30年(1978年~2007年)相关数据均来自各年《湖北省统计年鉴》。教育部门产品E由湖北省教育经费总支出代表;以湖北省生产总值作为模型中的总产出Y;就业人数包括城镇和农村就业人口;投资I在本文中是用历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来代替的,它包括了国有经济、集体经济、个体经济和其他经济历年的固定资产投资之合。另外对于原始数据我们均根据价格指数作处理,从而使历年的数据具有可比性。
  利用EVIEWS软件,分别对方程(1.7)和对方程(1.8)作LS回归估计。得出回归结果后,我们对两个回归方程的残差进行了平稳性检验,结果表明残差序列为平稳序列,这说明了各变量间的协整性,即回归所得的结果是有效的。方程(7)最后的回归估计结果为:
  dY/Y=0.1736+0.2107(I/Y)+1.736(dL/L)+5.6382(dE/E)(E/Y)(0.9)
  T值:(0.9137)(2.6931)(2.029)(2.9253)
  
  由回归结果可知,除截距外,其他解释变量的系数在统计上都是显著的(在1%水平内均显著),且回归总体线性显著且拟合效果较好。由回归方程可知,教育投资的总效应为5.6382,即不考虑其他因素变化,教育支出占GDP的比重每提高1%,GDP将提高5.6382%;总体来看,湖北省教育投资的边际产出很高的。下面对教育对经济促进作用分解的的方程(1.8)进行回归,结果为:
  (0.10)
  T值:(1.3537) (2.741) (2.029) (2.7046) (3.3073)
  
  由各统计量知,方程拟合很好。由方程拟合结果,θ=17.311,即教育投入的外溢作用为1.723,这再次说明湖北教育的收益是很高的。但是δ/(1+δ)-θ=-17.311可得,δ=-1.0685,这表明教育部门与非教育部门间边际产出具有较大的差距。
  三、研究结论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认为对于湖北省教育现状做出以下推断较合理:(1)教育对湖北经济增长的作用是巨大的,且外溢效应较为显著,因此,湖北省应继续重视教育,加大教育投入。(2)教育相对于其他生产部门来说,具有较低的边际生产力。究其原因,有部门性质上的差异(教育部门的非盈利性),也有湖北省教育投入不足,机制不健全的缘故,尽管两种原因对于教育低效率解释能力的高低难以度量。
  当今,武汉城市圈建设给湖北经济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而加大培养人才的力度,将给湖北省经济飞跃提供关键性的支撑。
  
  参考文献:
  [1]Feder,G.(1983),“On Exports and Economic Growth”,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12:59~73
  [2]蔡增正:“教育对经济增长贡献的计量分析”.经济研究,1999年第二期

                        
发表于 2012-6-14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免责申明:本站为非盈利性质的个人学术网站,网站资源仅供教学、研究使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请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私自传播后果自负。
本站所有资源来自互联网由网友提供,我们不对资源的正确性、有效性、安全性负责,不对会员的言论负责,也不对资源的版权负责、上传前请确认该资源
是否是没有版权的或者您自己拥有版权。如有会员侵犯您的权利,请您联系admin并提供相关权利证据,确认属实后我们会及时删除。
投诉、广告、合作请联系:jjxjorg#qq.com #换成@

小黑屋|手机版|aoc|南康家具|家具批发|整体橱柜|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7-5-25 11:07 , Processed in 0.90096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