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72|回复: 0

上市公司监事会制度研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6 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 要] 健全上市公司内部监督制度,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已成为目前我国《公司法》研讨的热点问题之一。我国上市公司监事会监督不力是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在很多情况下,公司经营管理层视其为“摆设”,虽然监事的权力得到了《公司法》的确认,然而在实践中远未产生相应的功效。在目前不少上市公司的经营行为存在诸如财务状况的虚假记载和陈述、随意变更资金投向并造成损失、擅自购回其公开发行在外的股票或参与本公司股票的“坐庄”、不按规定配售新股、泄露内幕信息等违法违规违章行为的情况下,专司监督职能的监事会往往选择了默不作声。因此,我国上市公司的监事会制度应真正体现其独立性,扩大并强化监事会的权力,有效加强对上市公司董事会及高管人员的监督和制约。本文通过对我国上市公司监事会制度现状及独立董事制度与监事会制度关系模式的分析,研究加强我国监事会制度构建的思路和方法。
  [关键词]上市公司 监事会 协调
  
  一、我国上市公司监事会制度现状
  监事会是指依法由股东和职工分别选举产生的监事组成的,对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经营行为及公司财务进行专门监督的常设机构。我国公司监事制度始于1992年国家体改委发布的《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此前,《民法通则》、《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等法规中,“监事”、“监事会”作为监督机关并未出现。1993年的《公司法》总结经验,设5个条文规范股份有限公司的监事会制度。依其规定,监事会乃股份有限公司之必设机关,由股东代表与适当比例的公司职工代表组成,监事会的职权有六:即列席董事会会议权、公司财务的检查权、对公司经营活动的监督权、对董事、经理违规行为的制止权及要求其纠正权、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议权、公司章程赋予的其他权力。虽然监事的权力得到了公司立法的确认,然而在实践中远未产生相应的功效。在目前不少上市公司的经营行为存在诸如财务状况的虚假记载和陈述、随意变更资金投向并造成损失、擅自购回其公开发行在外的股票或参与本公司股票的“坐庄”、不按规定配售新股、泄露内幕信息等违法违规违章行为的情况下,专司监督职能的监事会往往选择了默不作声。据2000年上海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治理问卷调查显示,认为公司的内部约束力量来自监事会的仅占3.4%,远远低于认为是来自董事会的29.2%和认为是来自管理者自我约束的25.8 %,甚至低于认为是来自主管单位的13.2%和认为是地方政府的5.4%。诸多已经被披露的案例及调查数据表明监事会在公司中既无地位,其本身也缺乏行权的自觉,其监督作用得不到认同,权威地位难以确立。现实中的监事会成为一种“摆设”由此可见一斑。
  二、监事会监督不力的原因分析
  我国上市公司监事会监督不力是一个极其突出的问题,在很多情况下,公司经营管理层视其“不存在”。而监事会也从未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许多本能够防止的事情却频频发生,如红光、琼民源、大庆联谊案件,暴露了上市公司缺乏监督的严重问题。具体而言,导致监督不力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种:
  1. 对监事缺乏必要的激励机制和相应的约束机制。一方面,监事的报酬普遍低于经理层,而且其报酬和行权费用均牢牢控制在经理层手中,为监事付出如此低廉的代理成本,自然难以期望其发挥多大的监督作用;另一方面,公司立法对监事怠于行使职权、渎职等不合法行为的法律责任缺乏基本的规定,约束机制不健全,受到法律责任的追究,这多少从反面鼓励了监事们从事上述不合法行为。
  2. 监事会成员的任免机制与人员构成先天不足。有关调查显示,上市公司监事会组成中外部监事和内部监事约各占1/3和2/3,专职监事与兼职监事的比例为1∶49,在外部监事中,股东单位派出的占93%,政府机构派出的占7%。在内部监事中,工会人员占了28%,内审部门人员占8%。事实上,法律虽然规定由股东大会和职工民主选举产生监事,但实质上监事的提名和最终选举权操纵于董事会与经理层手中,股东大会只是例行公事。在一股独大的股权结构下,董事会、监事会、高级管理层的人选全操于大股东手中,由大股东来安排监督者与被监督者,对此,有学者认为监事任免机制的设计存在着先天不足,监事的独立性无从谈起。
  3. 监事会在经费上不独立,难以有效的开展监督工作。我国《公司法》从形式上赋予了监事会检查公司财务和监督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法行为的权利,但监事会既无足够的人力资源,也无业务财力支持其检查的职责。其经常性的工作便蜕变为对公司的中期报告、年终报告等形式上的审核。由于法律对其相关费用来源未作出具体规定,导致监事会对公司形成一种依赖。汉密尔顿曾经说过:“就人类天性的一般而言,对某人生活有控制权,等于对其意志有控制权。”没有独立的经费来源,如此依赖被监督对象,实际上是一种徒劳的监督。
  4. 监事会的权力缺乏实质性内容,也缺少基本保障。从上文中可以看出,我国监事会的法定权力至少存在三个方面的缺陷:一是作为公司监督机关应当享有的权力都未被授予,如代表公司对董事的诉讼权;二是被赋予的权力无实质性内容,有学者指出,《公司法》赋予监事会的职权,究其实质,似乎更多的具有职责、义务的要求,而缺乏权利(权力)的含义;三是职权缺乏制度上的保障与器物上的保障。
  上述七个最主要原因,可用一句话概括,即监事会制度失效原因是制度不健全不完善。所谓制度不健全不完善,虽然包括“制度缺位”问题,主要还是“制度虚置”问题。这里所讲的“制度缺位”,相当于法学界常说的“无法可依”情形,“制度虚置”则是指在很多情形下并非没有相应的立法及制度,而是有制度却不执行。在中国处于转型社会这一特定历史背景下,“制度虚置”比“制度缺位”危害更大,因为它强化的是权力意识,蔑视的是法与制度的权威。但我国监事会制度在实践中所表现出来的整体性失灵状态显然不是监事会制度本身不健全不完善(“制度缺位”)所能解释的,因为监事会制度在实践中远远未能发挥出目前立法规定所应有的制度效应和功能。所以,监事会制度失灵的原因只能更多地依赖“制度虚置”来解释。这提醒我们在考察我国监事会制度的失效原因及解决途径时,不应仅仅就监事会制度本身的完善上考虑问题,还应该考虑监事会制度与其所处的制度环境,监事会制度与它负载的制度的功能之间的关系。如果我们能够论证监事会制度与其所处的制度环境不相容,或监事会制度无法完成其所负载的法定制度功能,那么就要考虑监事会制度本身的存与废问题了。
  三、加强监事会制度的构建
  我国监事会制度之所以失效,虽然与监事会职权比较空泛有关,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在于监事会制度本身的构成存在很大问题。所以,要切实发挥监事会应有的监督职能,加强监事会制度构成建设势在必行。
  1. 监事会会议职责应具体明确化,以便提高其可操作性。我国《公司法》对监事会的职责采取原则性提示,对具体事项没有规定,不利于监事发挥监督作用,履行监督职责,导致监督形式化和表面化。应该细化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职权,明确监事会的具体监督事项,例如,定期审阅公司财务报表和会计账目,视情况与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谈话,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和出具监事会专项报告;监督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有无利用职务损害公司利益,查实后向股东大会报告,以提案形式明确有关责任人对其行为的纠正方式,以及对其行为后果的处分意见。如停止侵害、撤换、予以赔偿、追究刑事责任等。

                                                          
                                  
                                  

                    
                        
                      2. 引入独立监事。我国监事行权懈怠的一个很大原因就在于大股东控制了监事会成员的人选。监事会成员对大股东、董事会与经理存在严重的依附性而体现不出独立性,监事会的监督职能自然发挥不出。通过引入独立监事来加强监事会构成的独立性,这一思路是可取的。具言之,关于独立标准,建议可参照立法关于独立董事的独立标准的界定,主要强调独立监事要独立于公司大股东和执行董事、经理人员。关于数量及比例,建议监事会的大部分成员应由独立监事构成,监事会主席应由独立监事担任。与独立董事不同,建议独立监事应当是专职。监事与董事不同,作为公司常设的日常性专门监督机构的成员,惟有专职才能实现所负载的监督职能。如日本公司法所谓常驻监察人制度亦要求专职监事。我国现行监事会制度之所以失效,专职监事太少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关于选举方式,应与董事的选举方式相同,必须经过股东大会选举,并实行多数决,但同一股东只能提名1名独立董事或外部监事,不得既提名独立董事又提名外部监事,以限制大股东对独立监事人选的影响。
  3. 允许监事单独行使职权。我国《公司法》没有明确监事的行权方式,仅在第127条规定“监事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由公司章程规定。”在立法解释上,一般认为监事行使职权是通过作出决议的方式进行的,而监事会作出决议,一般应由监事会成员1/2以上简单多数同意通过。有学者建议参考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的做法,允许监事可单独行使监督权,认为这样可以避免会议的低效率,充分发挥其监督灵活性、积极性。这里要补充的一点是,在我国实行监事单独行权制,其意义还在于有助于有效化解大股东对监事会的控制。因为这样增加了大股东控制监事会成本的同时,也增强了监事监督的效率。
  4. 选拔监事会成员应重视其专业结构和业务能力,保证监事具备相应的职务素质。每一监事都代表着各自选任主体的利益,不妨允许每类股份的股东选出一定比例的监事。为了保障职工的合法权益,我国公司法规定监事会中应当有适当比例的职工代表参加,但把具体比例交由公司章程规定,由于公司章程由股东大会制定,容易造成监事会中职工代表比例过低,不能充分保护职工利益。因此,笔者认为,1/3的比例应该是合理和可行的,另外,我国《公司法》仅对担任监事的消极资格作了限制,却没有对积极资格提出要求,以至出现众多不懂会计报表为何物的党委书记监事、工会主席监事、临退休行政官员监事等。为保证监事能胜任主要内容为财务监督和经营管理人员行为合法性监督的监事会工作,至少应当要求监事必须具备商事、法律、财务、会计或宏观经济等某一方面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以保证监事具备相应的职务素质、知识结构和工作经验,有能力完成监督工作、履行监督职责,必要时通过考核竞争上岗,在报酬上也给予优惠,当然也不能忽略应承担的义务。
  5. 改革监事的薪酬机制。这里特别强调监事的薪酬方案应由独立董事为主组成的薪酬委员会提出,并经股东大会最后决议通过。惟有这样,才可能改变以往监事由“被监督者”定薪酬、向“被监督者”拿工资、底气不足的境地,只有保证监事在财产利益上独立于作为“被监督者”执行董事与经理,才能改变他们之间的“人格”上的依附关系,而人格的独立正是正常行使监督权力的前提之一。
  6. 构建完善的监事责任制度。由于我国监事的职权十分有限,与此相对应,我国公司立法上的监事责任制度体系也十分不完善。从我国的公司实践情况看,监事违反法定职责的行为主要表现在怠于行使职权,即不作为。而在已被揭露的不少上市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的治理腐败行为和财务欺诈行为的案件中,我们听不到监事的声音,他们大多选择了沉默。所以,我国法律的当务之急是完善监事怠于履行职责时的法律责任。在这方面,日本、我国台湾地区的立法可资借鉴。《日本商法典》第277条规定,监察人怠于行使任务时,对公司负连带损害赔偿责任。台湾地区所谓公司法第224条规定,监察人因怠忽监察职务,致公司有损害的,对公司负赔偿责任。
  
  参考文献:
  [1] 赵志刚:《公司治理》.中国检查出版社
  [2] 孙彬 王燕军:《公司法》.中国检查出版社2006年3月第1版
  [3] 程梅 卢志广:对监事会在国有企业监控机制中运作的思考》.http://www.studa.net 2007-09-05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家具批发|整体橱柜|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7-10-21 07:19 , Processed in 0.24003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