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83|回复: 0

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优化探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28 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 要:长期以来,我国商业银行一直存在收入来源单一、结构不合理的问题。在我国金融市场逐步发展及扩大对外开放的背景下,我国商业银行如何提高竞争力,实现收入来源多样化,优化收入结构,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从国内情形及国际对比两方面简要分析了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现状,提出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并作初步分析,在此基础上提出相应建议。
  关键词: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中间业务;优化
  中图分类号:F832.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9031(2012)08-0041-06 DOI:10.3969/j.issn.1003-9031.2012.08.11
  一、引言
  商业银行经营业务由资产业务、负债业务和中间业务三者构成,其经营收入来源也可简要分类为利息净收入①和非利息收入②。长期以来,我国商业银行利息净收入一直有着稳定的增长,在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中居于主导地位。随着国内直接融资市场逐步发展、国外著名商业银行竞相进入中国市场以及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以利息净收入为主的收入结构无疑将受到严峻的挑战。金融消费市场迅速发展,信贷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利差幅度缩小及更为频繁的波动,使得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越来越不适应未来发展的需要。必须看到的是,近几年我国商业银行以中间业务为代表的非利息收入业务已逐渐受到重视并取得长足发展,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也有所改善。因此,我国商业银行如何紧跟市场步伐,继续优化收入结构,实现业务多元化,以分散风险、增强竞争力、摆脱“大而不强”的局面并迈向国际化,仍须得到足够重视。
  二、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现状
  (一)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状况
  商业银行收入来源有营业收入和营业外收入。由于后者在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中比重及影响很小,故本文所研究收入结构即营业收入的构成情况。
  受益于国民经济快速发展和银行自身经营水平的不断提高等因素,2003—2011年我国商业银行经营收入持续增长。以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为例,2003年工商银行营业收入规模为1240.87亿元,到2011年已达4752.14亿元。同期股份制银行中的招商银行营业收入规模则由110.46亿元增长至961.57亿元。
  从收入结构上看,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呈现以下特点:
  1.利息净收入仍占主导地位,比重变化各银行各有不同
  国有商业银行方面,如图1所示,2011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平均有75.97%左右的收入来源于利息净收入,可见利息收入仍然主导着当前国有商业银行的收入结构。从近几年的收入结构变化看,利息净收入比重变动在各银行中基本呈现下降的态势。其中,工商银行利息净收入占比由2003年的93.96%逐年下降至2011年的76.34%,而同期建设银行在2006年后也逐年下降至2011年的76.70%。平均而言,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经营收入来源中利息净收入占比由2003年的89.50%逐步下降至2011年的75.97%,可见其利息净收入比重已有下降,非利息收入比重正在逐步上升,特别是中国银行最近三年非利息收入比重均稳定在30%左右。
  股份制银行方面,利息净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平均比重基本保持稳定。如表1所示,以表中所列股份制银行为代表,2011年其利息净收入比重平均为84.29%,自2005年以来基本维持在85%左右上下波动。由此可见,股份制商业银行经营收入同样存在着利息收入居绝对主导地位的局面,且其平均比重略高于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75.97%)。另外,从表中可以看到,在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如招商银行、兴业银行和中信银行中,利息净收入比重有所下降,非利息收入水平均在逐步提高。
  2.非利息收入占比有所增长,总体水平依然偏低
  近几年来,以中间业务为代表的非利息收入业务正逐渐受到国内商业银行的重视,非利息收入也在不断增长,但非利息收入在各银行收入占比中的变动各有不同。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方面,与利息净收入占比有所下降相对应,非利息收入平均占比由2003年的10.50%逐步上升至2011年的24.03%。股份制银行方面,非利息收入比重却停滞不前,代表性的8家股份制银行非利息收入2003年占比29.67%,2005年下降至12.54%,到2011年仍为15.71%。总体来看,与利息净收入水平相比,非利息收入在我国商业银行经营收入中比重依然偏低,表明非利息收入仍未成为我国商业银行与利息净收入同等重要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但必须看到的是,非利息收入水平已在相当部分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银行中取得长足发展(如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以及股份制银行中的招商银行和民生银行等),并呈现平稳增长态势。
  3.利息净收入构成稳定,非利息收入以中间业务收入为主
  利息净收入方面,客户贷款及垫款利息收入是我国商业银行经营收入最主要的来源,证券(主要是债券)投资利息收入次之,两者成为我国商业银行主要的利息收入来源。以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为例,2011年工商银行利息总收入构成中客户贷款及垫款利息收入占比70.62%,证券投资利息收入占比20.54%,其他利息收入①占比8.84%②。股份制银行中,2011年招商银行利息总收入构成中贷款及垫款利息收入占比77.39%,债券投资利息收入占比10.37%,其他利息收入占比12.24%。
  非利息收入方面,中间业务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据了非利息收入的主导地位,并成为非利息收入最为主要和稳定的收入来源。其他各项非利息收入来源占比则因各银行而异,并且由于对经济和金融变量较为敏感,这些收入来源不够稳定,逐年波动较为明显。以工商银行为例,2011年工商银行非利息收入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非利息收入比重为94.18%,投资净收益占比分别为7.73%,剩余的其他收入为负。同样的计算表明(见表2、表3)其他商业银行也存在着类似的情形。
  通过上述分析表明,当前我国商业银行营业收入构成主要来源于净利息收入以及非利息收入中的中间业务收入,因此可将其收入构成简要分类为净利息收入、中间业务收入(即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和其他非利息收入三个部分[1]。由此,最近几年我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营业收入平均构成如表4所示。
 通过对表1中具有代表性的8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统计,股份制商业银行营业收入平均构成情况如表5所示。
  表4和表5同样反映出当前我国商业银行经营收入构成以利息净收入为主、中间业务收入水平较低的现状,同时也表明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已有所发展,且平均而言国有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发展水平要高于股份制商业银行。
  (二)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状况的国际比较
  1.营业收入结构对比
  与国内商业银行仍以传统利息业务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收入结构相比,国外现代商业银行早已实现业务结构升级,非利息业务收入已占据经营收入的“半壁江山”,在部分商业银行甚至超过利息净收入成为主要收入来源。有资料表明,美国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占经营收入比重在2000年已达42.9%,日本和欧洲银行业这一比例分别达39.9%和39%[2]。另有资料显示,2004年美国花旗银行非利息收入占其经营收入比重达70%,英国巴克莱银行更是高达73%,即使是周围东南亚国家和我国台湾、香港地区商业银行也达到了30%的水平[3]。
  与此相比,国内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比重总体平均水平在2011年尚未超过20%,与国际主流商业银行的发展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单个银行看,即使是因占有国际结算业务优势、中间业务收入比重最大的中国银行,其2005年至2011年非利息收入比重平均仍仅为23.79%,相比发达国家商业银行仍有较大差距。
  对比非利息收入中的中间业务占营业收入比重,2011年我国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收入比重平均不超过17%,即便是中间业务比重最大的中国银行,也仅为19.70%。与之相比,资料显示2004年德意志银行该指标已达43.88%[4],而摩根大通银行则为36.90%,显著高出国内商业银行平均水平[5]。
  2.业务品种对比
  除传统的商业银行业务以外,我国商业银行与西方商业银行业务品种的主要差别在于非利息业务。我国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业务主要以中间业务为主,而中间业务又以传统的结算、代理收付类业务为主。对于基金、保险、证券经纪业务等领域,国内商业银行即使有参与也基本上是从事部分代理业务,同时参与部分投行业务,但不能从事证券经营及信托业务①。
  与国内商业银行对比,发达国家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业务品种不仅包括传统中间业务,还涵盖了信托业务、投资银行业务、保险业务、基金业务、证券经纪业务等领域,涉及货币市场及资本市场。以摩根大通银行为例,其2010年报表显示,除利息净收入外,其非利息收入种类包括投资银行费用、证券收益、按揭费用及相关收入、信用卡收入、交易收入、存贷款相关费用、资产管理经营及佣金、其他收入9项②,可见西方商业银行经营业务种类之丰富。
  三、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存在的问题
  (一)收入结构单一,利息净收入占比过高
  当前,我国商业银行的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利息净收入。虽然近几年其占比有逐年缓慢下降的趋势,但2011年其平均比重仍达80%左右(股份制商业银行平均比重达84.29%),表明我国商业银行收入来源过于单一。
  对利息净收入的过分依赖使得我国商业银行在经济和金融变量运行过程的波动中承受更大的压力。首先,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利率市场化下各商业银行对优质贷款利率定价的竞争将更为激烈,其结果是我国商业银行不再能够坐享利率管制时期较为优厚的贷款定价和贷款利差,从而减少商业银行传统存贷业务收入。其次,我国加入WTO后金融市场正逐步对外开放,外资银行开始涌入中国,国内商业银行不得不直面与外资优质商业银行的竞争,传统利息业务市场的竞争无疑将更加激烈。再次,利率市场化使得债券投资利息收入进一步增长的空间将受限制[6]。与此同时,债券投资的利率风险将加大,债券价值缩水的风险也随之增加。最后,随着我国多层次资本市场的逐步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可选择通过发行股票、债券等金融工具进行直接融资,向商业银行贷款将不再是主要的融资渠道。
  (二)非利息收入对营业收入贡献小
  与利息净收入占比过高相对应的是非利息收入总量不大,比重偏低,对经营收入贡献较低。如前所述,2011年我国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平均仅为20%左右,远低于欧美等发达国家商业银行的水平。
  非利息收入总量小、比重低表明我国商业银行收入来源多样化程度低,其结果是商业银行在经营过程中对经济金融周期变化及对部分行业景气度变化更为敏感。在经济、金融运行状况良好的情况下,银行依靠利息净收入可以有稳定、丰厚的营业收入来源。但当经济金融处于下行周期、部分行业景气度低迷时,短期内银行资产负债业务质量或将大打折扣,信贷风险随之增加。在缺乏多元化的非利息业务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商业银行经营收入将深受影响。可见非利息业务发展水平低下不利于商业银行优化收入结构,分散经营风险,提高盈利能力。
  当前以非利息业务见长的外资商业银行正竞相进入中国金融市场,随着我国企业和居民金融投资和消费需求的释放,金融市场上或将出现中外商业银行“群雄逐鹿”的局面。非利息业务水平不高使得我国商业银行与外资商业银行在非利息收入业务的竞争中将面临较为被动和不利的形势。
  (三)非利息业务种类少、范围窄,业务层次不高
  前文分析表明,当前我国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主要是中间业务收入,即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如2011年工商银行和招商银行非利息收入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分别达94.18%和80.24%,其余非利息收入(投资净收益、汇兑净收益和其他业务净收益等)比重相对很低,部分年份甚至为负,且逐年波动显著。可见我国商业银行非利息业务种类少,涉及领域窄,收入来源较为单一。相比之下,西方商业银行非利息业务涉及投行、信托等业务,种类丰富,收入来源多样化程度高。
  我国商业银行非利息收入业务也存在业务层次较低的问题,如中间业务主要以操作简单的传统结算类、代理收付类业务为主(比如单位、个人人民币结算业务,基金托管业务,代理收支保费业务等等),而层次较高的知识密集型的高智商业务如投行业务开展不多,仅财务顾问类业务较有起色。
非利息收入业务种类少、业务层次不高制约了商业银行收入结构的优化和经营效益的提高。由于经营业务范围窄,不能从事相当一部分资本市场业务,商业银行营业收入增长点有限,从而其业务多元化发展及收入结构优化不可避免地受到不利影响。另外,目前商业银行所从事的非利息业务多属层次不高的劳动密集型业务,技术含量较低。这类业务往往耗费的成本较高,且限于业务低端,附加值低,回报少,主要以量取胜,因此业务收益率低,收入费用比不够理想,制约了银行经营效益的进一步提高。
  四、造成我国商业银行当前收入结构问题的原因分析
  (一)金融分业经营体制和监管严格
  造成我国商业银行收入过分依赖利息净收入,主要原因之一是商业银行所面临的国内法律法规限制。与西方商业银行混业经营体制不同,我国商业银行一直面临着较为严格的分业经营和监管体制[7],其结果是银行经营业务范围大受限制,无法从事包括证券、投行、基金业务在内的相当一部分资本市场业务,从而主要以传统的资产负债业务作为主营业务。
  严格的分业经营体制和监管也是非利息业务品种偏少及业务层次不高的一个重要原因。我国金融监管约束较为严格,2001年7月《商业银行中间业务暂行规定》颁布实施后中间业务等非利息业务才得以走入正轨,非利息业务起步晚、发展慢。由于法律法规的限制,我国商业银行不能参与证券经营经纪、股票承销和基金管理等证券、投行、基金业务,从而银行多年来只能涉及经营诸如基金代销及托管、代理发行证券等一些盈利效益不高的劳动密集型中间业务,限制了国内商业银行非利息业务品种的丰富和业务层次的提高。
  (二)国内经营环境特殊
  从经营环境看,一方面,多年以来的利率管制使得商业银行在贷款定价上一定程度地避免了利率市场化下的激烈竞争而得以拥有较为稳定的利差,赚取丰厚的利差收入。另一方面,国内直接融资市场发展缓慢,居民金融投资渠道有限而倾向于存款取息,企业则除向银行贷款外难以有更多可供选择的融资手段,因此我国商业银行一直占据着国内的信贷资源。再者,在我国金融市场尚未完全开放之前,国内商业银行缺少国外优质银行的竞争,在传统利息业务市场独占鳌头。因此,利息业务得以发展成为占主导地位的最主要收入来源。
  (三)商业银行对非利息收入业务重视程度不够
  我国商业银行非利息业务水平和层次不高的另一个原因是,银行没有从发展战略的高度对非利息业务予以足够的重视。与此相比,西方商业银行一般都从战略高度重视非利息收入业务特别是中间业务的发展。受传统银行经营理念影响,多年来我国商业银行始终专注于传统利息业务的经营与发展,在传统利息业务上一直具有丰厚和稳定的收入,缺乏大力发展非利息业务、拓展多种收入渠道的动力和积极性,银行自身管理层面上也缺乏发展非利息业务的强烈意识,忽视了中间业务等从长远看与利息净收入同样重要的非利息收入业务的发展。
  (四)非利息业务从业人员专业水平不高
  非利息业务从业人员专业素质和能力普遍不高是限制非利息业务发展水平和层次的又一个原因。非利息业务主要依靠银行专门从业人员来开展,较少动用银行的资金,因此其发展受从业人员素质影响影响较大,特别是层次较高的知识密集型业务,例如财务顾问等咨询业务对从业人员的专业知识、能力和各方面素质均有较高要求。而当前我国商业银行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中间业务等非利息收入业务的开展和水平及层次的提高[8]。
  五、优化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的措施建议
  (一)继续保持利息净收入的持续增长,夯实收入结构优化的坚实基础
  我国商业银行长期以利息净收入作为主要的营业收入来源,在传统利息收入业务方面已积累了丰富的经营管理经验,业务发展较为成熟。商业银行在未来的收入结构优化中仍需力求促进利息业务的稳定发展和持续增长,从而继续为商业银行盈利创收,也为其开展多元化业务、培养新的收入增长点、最终优化收入结构提供坚实的基础和有力的支撑。一个较为理想的增长状态是利息净收入继续保持稳定增长,非利息收入得以快速增长且增幅较大。在利息净收入、非利息收入和营业收入总额均增长的基础上,实现利息净收入比重有所下降、非利息收入比重稳定增长的局面,最终达到一个较为合理的收入结构。
  因此,在保证利息净收入增长的基础上,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优化着力点应在于发展非利息收入业务,提高非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比重,实现业务多元化发展。
  (二)从战略上重视非利息收入业务的发展,特别是中间业务的发展
  随着我国经济和金融的快速发展,开展非利息收入业务、提高其在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中的比重是我国商业银行顺应经济、金融发展趋势的未来发展方向,符合市场发展的需要,也符合国际银行业的发展趋势。我国商业银行应从战略高度重视非利息收入业务的发展,力求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实现收入结构由利息净收入占主导的单一结构向利息净收入与非利息收入并重的多元结构转变。
  在结构转型过程中,商业银行应特别重视中间业务的发展。一方面,由于分业经营体制限制,商业银行无法从事非利息收入业务中的许多自主性业务,如证券经营、基金管理等业务,因此中间业务将成为非利息收入业务的主要构成部分。另一方面,发展中间业务有利于提高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改善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和收益结构,分散经营风险,同时也是银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之一。
  (三)合理选择非利息收入业务开展方式和业务品种
  针对我国严格的分业经营体制现状,有研究提出了一种在分业经营体制下开展混业经营的有效方式,即“金融控股集团”。其设想是“在同一家主体利益集团名下的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相对独立经营,实现‘集团混业、经营分业’”[9]。国内较为成功的范例有光大集团、中信集团和平安集团等。以中信集团为例,中信集团旗下金融业务涉及商业银行、证券、保险、信托、资产管理、基金、租赁等,经营门类齐全,综合优势明显。因此,这种经营方式不啻为商业银行解决分业经营体制现状与未来混业经营趋势二者矛盾的一种可选的权宜方式。
在业务品种选择上,我国商业银行主要开展的是结算、代理收付类业务。这些业务的程序和操作较为简单,对从业人员能力和素质的要求相对不高,因此可作为开展中间业务的基本选择和发展起点。但由于业务层次低,附加值不高,因此要在合理定价的基础上扩大营销,提供优质服务,争取市场,以量取胜。另一方面,商业银行也要重视并选择开展具有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业务,如咨询业务,比如目前财务顾问类业务在国内部分商业银行中开展较好。商业银行应在大量开展基本中间业务的基础上努力发展咨询业务等高层次、高收益业务,以此优化非利息收入业务品种和结构。
  (四)引进人才,提高非利息收入业务从业人员素质
  以中间业务为代表的非利息业务主要依靠银行从业人员来开展,较少动用银行的资金,因此培养和造就一支高素质的从业人员队伍对提高中间业务水平能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在中间业务层面上,从业人员的职业素养和服务质量关系到银行能否吸引、维护客户资源并扩大业务市场。较高层次业务则对从业人员的知识、能力等各项素质有更高的要求,以为客户提供高端的知识密集型专业服务,如咨询业务服务。鉴于当前各级银行从业人员素质方面参差不齐的现状,我国商业银行有必要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引进高水平的复合型人才,提高从业人员素质,为中间业务的开展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
  六、结语
  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不合理的问题由来已久。通过对国内外发展情况的对比分析可以发现,其所产生的原因既有外部环境制约因素,也有内部管理上的不足。必须看到的是,商业银行自身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开始重视发展非利息收入业务,近几年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未来,进一步优化收入结构,一方面有赖于商业银行继续调整发展战略,发展多元化业务。另一方面,在法律法规及监管上予以适当的引导,从内外部两方面为其创造适宜的发展环境,我国商业银行在收入结构优化上或许能够取得更为长足的进展。
  (责任编辑:张恩娟)
  参考文献:
  [1]江西省城市金融学会课题组,杨经纬等.商业银行收入结构及中间业务发展问题研究[J].武汉金融,2006(9):40-41.
  [2]王勇,张艳,童菲.我国商业银行非利息业务困境与对策[J].金融研究,2006(10):76-81.
  [3]何勇.我国商业银行经营收入结构转型简论[J].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6(2):15-20.
  [4]邹江,张维然,徐迎红.中外商业银行收入结构比较研究[J].国际金融研究,2004(12):69-73.
  [5]薛楠,华武,殷尹.中外商业银行收入结构比较与业务创新研究[J].金融会计,2005(7):7-11.
  [6]曲喆.国有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优化研究[J].法制与经济,2011(297):103-106.
  [7]戴国强.商业银行经营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8]杨冬花.从盈利结构看我国商业银行中间业务发展进程[J].金融会计,2009(8):40-45.
  [9]张国海,高怿.商业银行中间业务的国际比较与发展战略[J].金融研究,2003(8):129-134.  


信息不对称与商业银行贷后管理
我国商业银行盈利高增长的可持续性分析
印度发展小额信贷产业的主要经验及其启示
关于中美经贸发展问题的观点综述
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影响因素研究
我国股票市场与宏观经济变量关系的实证研究
我国创业投资波动的影响因素研究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家具批发|整体橱柜|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7-6-28 04:41 , Processed in 0.53744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