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10|回复: 0

[百家争鸣] 苗实:奇人苗实聊财经(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8 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首先,学术界本来就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而且,都赞同: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所以,林毅夫先生有这样的观点,其他人有其他各种各样的观点,没有什么不可以,在学术上习以为常,大家和而不同,根本不存在谁攻击谁。其二,学术乃天下公器,而质疑批评,是学者的神圣职责,确实是例行公事,当然这也是学术界惯例,不足为奇。记得,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先生曾经说过,科学就是可以批评,既然你承认你是科学,你就得能经受得住人家的批评。所以,质疑批评是学术的本质,天经地义,理所当然,根本不存在谁扳倒谁,显然质疑批评只会让林毅夫先生至少在学术上更为强大。其三,改革开放,是中国融入世界进而实现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可以说,林毅夫先生也好,质疑批评林毅夫先生的其他人也罢,在内心深处,都是改革开放事业的坚定支持者。当然,在实践上也都是推动者。所以,改革开放本身,自始至终,其实永远都处在质疑批评之中,与此同时才能不断去完善推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12.在这里,我先强调说明一下,《林毅夫学术批评》,对事不对人。也就是说,《林毅夫学术批评》,自始至终都是学术思想的辩驳,而不是针对林毅夫先生本人,如果换做其他人提出类似新结构经济学这种经济学理论,当然还是学术思想的辩驳 ,肯定不会针对人。至于有人认为,质疑批评林毅夫先生,就是攻击林毅夫先生,甚至是扳倒林毅夫先生,等等这些说辞,本质上与《林毅夫学术批评》没有任何关系,纯属风牛马不相及。其实,《林毅夫学术批评》主要涉及到三个深层次问题:第一个,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尤其是与西方的关系,也就是说,中国与西方,究竟是敌的斗争还是友的和谐,是师生提携还是兄弟相残,是激烈竞争还是内在互补?等等,这些问题当然首先要搞清楚。第二个,中国自身的定位问题,也就是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中国是模仿国家还是创新国家,中国目前是否已经是后起之秀,中国最终是否后来居上?等等,这些问题随之也要搞清楚。第三个,中国怎样发展转型,也就是说,中国是局部发展转型还是全面发展转型,中国是坚持按照自己的模式来发展还是学习借鉴西方先进模式来发展,中国是拥抱全球化进而市场化法治化民主化国际化还是与全球化保持距离进而师心自用或夜郎自大?等等,这些问题更要搞清楚。说白了,国家与个人一样,当然个人发展进步也涉及三个深层次问题,第一个是个人与外界的关系,第二个是个人自身定位问题,第三个是个人怎样取得进步!


13.财经作家苏小和先生指出,知识分子如果主要思考国家命运,时代转型,思考中国向何处去,会在自己的心灵秩序里升起一种在野如在朝的幻觉,仿佛自己即使毫无权力,却可以指点江山。老实说,这种幻觉会上瘾,有一种虚拟的傲慢,从而导致知识分子一事无成。我想这可能是知识分子最大的毛病。按照这个分析框架去判断哪些人是比较称职的知识分子,你会发现很难找到几个中意的人。真正伟大的知识,都是从个体人的心灵秩序中涌现出来的,而所有的宏大叙事都是知识人的坟墓。我苗实认为,苏先生说得相当有道理,中国当下的知识分子确实是如此,完全可以被诟病。不过,这种质疑批评颇有真空感,超越了现有阶段。可以说,环顾天下,把底层群众,包括穷困的农民和市民放在一边,就只说知识分子,看看他们有多么穷困,在他们中间还有多少家庭,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养不起老。一般情况,大家只知道底层群众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养不起老。其实,不少知识分子,本质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底层群众。而且,他们收入低,不是因为他们懒,而是缺乏应有的自由进而言论被屏蔽,于是做了大量无用功,当然天道酬勤就无法实现。所以说,在这种现实窘境下,知识分子,只要不违法乱纪,就不错了。说白了,什么时候满足了“法无禁止即可为”,知识分子才会有真正的春天。今天,网友公海打渔郎对我讲,真正的精英阶层的思考和呼吁属于一种社会关怀,是有助于推动社会进步的。毕竟现在不是皇权专制社会,政府高层还是要考虑下民意的。更进一步讲,这就看高层的改革决心够不够坚决了,当下的经济改革必须与政治体制和司法体制的改革同步推进,确保司法独立,同时政府必须退出经济,尽快的由管理型政府向服务型政府转变,国有资本可以有,但政府不能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管好资本就行;若司法和政体改革不够彻底,那经济改革的推进将非常困难。我回复道,老大难!


14.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看来,目前改革的方向和顶层设计都是正确的,应当坚持;实施方案也切中时弊,有可行性,“关键在于执行。”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原所长裴长洪亦表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330项改革事项相关方案现已基本全部出台,“顶层设计都有了,现在就是要把改革举措全面落地,特别是基础性关键性改革要落地。”“今年应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实质性突破”,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称,这需要从制度建设着手,为经济长期健康发展夯实基础。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贾康也认为,切实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制度供给是关键。在深入进行“三去一降一补”的同时,还应抓紧实施一批关系市场经济体制基石建设的重大改革,如国企、财税、金融、土地制度等改革,为要素创造自由流动、优化重组的环境和条件。我苗实认为,上面各位老师讲得非常到位,执行是关键。可以说,习李执政以来,中国梦,四个布局,新常态,一带一路,强力反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政放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等,整体构架,顶层设计,理想目标,具体举措,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有经验,有干劲,有突破,有创新,从内心深处,自己当然认同支持。客观上,深化改革开放,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那么,今年就要召开党的十九大,希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话又说回来,我作为独立经济学家,整天跟踪点评经济热点,自然要力争准确理解进而研究吃透党的政策路线,与此同时不断向广大人民群众大力宣讲。大家都知道,我的专业领域就是中国经济改革转型研究,义务站出来做点启蒙工作,天经地义,理所当然!


15.最近,在投稿我的《林毅夫学术批评》(大约20万字),感觉有点累了,甚至是挺折磨人的。可以说,投了五六家出版社,都不尽如人意,有不理会的,有要高价的,有中途变卦的,有讳莫如深的。当然,还有人家挺主动,我反倒是有点担心的,顾虑重重。本来,写这本书,有四年多,已经相当不容易了。但是,投稿过程,再有点不容易。记得,前面《中国经济如是说》,就拖拖拉拉六年时间,最后才得以顺利出版。客观上,我虽然有四本代表作,有讲中国经济基本概况的《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有讲中国经济转型之路的《林毅夫学术批评:中国经济大论战》,有讲争议中的学术人生的《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有讲领悟中的学术人生的《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但是由于各方面原因,我只想出版前两本,《中国经济如是说》去年已经出版,今年就想出版《林毅夫学术批评》,思量着有这两本书正式出版后,就想停一停,甚至是大加反省,有所改变了。说老实话,其中有一家出版社,谈的价格也合宜,责任编辑也乐意,结果领导一干预,就搞砸了,真是太遗憾了,这么好的机会,偏偏天公不作美,极有可能时机还不成熟吧。也许,需要再投,慢慢寻找机会。当时,林毅夫学术批评系列文章,在撰写发表网络的时候,就被各种误解,甚至是各种辱骂,苦不堪言,现在投稿又这样,一本书的命运,看来也是起起伏伏,一言难尽啊。好了,希望下来天赐良机,《林毅夫学术批评》得以顺利出版!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家具批发|整体橱柜|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7-7-27 06:45 , Processed in 0.20399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