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7|回复: 0

[百家争鸣] 苗实:奇人苗实聊财经(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4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1.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研究经济学大师林毅夫先生时日不短了,能不能系统评价一下他的学术成就或历史地位?我苗实回复道,我知道并关注林毅夫先生,有整整二十年了。但是,真正研究,包括私下接触,时间其实很短。那么,以我现有的微薄的学识和能力,实在是没有资格系统评价林毅夫先生的学术成就或历史地位,不过我可以谈一点不成熟的见解。可以说,在提出新结构经济学之前,林毅夫先生,同样是一名学生,和我们在经济学大师面前一样,都是他们及其理论的学习者,甚至是研究者,都属于追随者层次,自己谈不上有什么突出的创造性,当然还不能算作名副其实的经济学大师。但是,提出新结构经济学以后,似乎如虎添翼,就有了质的飞跃,至少有了经济学大师的潜质。那么,假以时日,苦心孤诣功成的话,也就是新结构经济学构建真正大功告成,显然林毅夫先生就有了突出的创造性贡献,跻身经济学大师行列自是无可非议,名正言顺了。所以,作为学生辈,更是作为一位天生有理论偏好的人,我在这里衷心祝愿林毅夫先生及其团队,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早日取得实质性理论跨越!


32. {1}伯南克自传中也分析了格林斯潘和自己的区别,他一方面肯定格林斯潘的卓越声誉和辉煌履历,一方面则强调两人的背景不同:与伯南克是典型经济学教授背景不同,格林斯潘自学成才,甚至半路出家,格林斯潘的博士经历曾经中断,博士学位也是根据以往文章而获得。伯南克认为,这也使得格林斯潘与他对于世界和经济的认知有所不同:格林斯潘观察经济的习惯是先看树木,后看森林,而伯南克则是先看森林,而非树木。伯南克不无谨慎地评价两人方法论的不同带来的视角不同。他认为格林斯潘的预测方法有时候的确会产生一些有趣的见解,甚至标准的预测可能都无法取得这些见解,“他很精明,知道大量深奥的事实,但他的思想具有明显的个人特质,与我相比,对各种经济学概念的强调比较少。” 我苗实认为,这样看来,自学成才的观念也是动态的。可以说,格林斯潘相对伯南克是自学成才,而我相对于格林斯潘也是自学成才。事实上,自学成才的人不是学院派,更多强调学以致用,当然对各种经济学概念的强调就比较少。更进一步讲,经济学,在学院派眼中,是一堆抽象的理论,适合于高谈阔论,而在自学成才的人的眼中,经济学是一套工具,可以用来改善社会大众的生活。说白了,我就是诸如此类的自学成才的人。其实,在中国经济学界,大多经济学家对待经济学的态度都是学以致用,而真正专研理论的人相当罕见。{2}母亲曾对格林斯潘说过:“在适当的时候就应该放弃某些东西,全都要做好,是不可能的。哪个是自己擅长的,哪个是自己最喜欢的就要去追求哪一个。”正是这句话让格林斯潘终身铭记,受益匪浅。我苗实认为,这位母亲的话,肯定是至理名言。可以说,我长期痴迷经济学,进而著书立说,自成一家,这一经历,就证实了这个话。而且,这样的事业演进路径,值得年轻人学习借鉴!


33.同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诸大建先生指出,搞学术做研究,一方面要有思想创新,一方面要合乎研究规范。改革开放以来可以分出三个阶段:1980~1990年代是有思想没有规范,活跃的学者大都没有在英文学术杂志上发过严格同行评议论文;2000~到现在是有规范无思想,SSCI论文等学术GDP高了,好思想却不多。感觉未来20年会进入有规范有思想的新阶段。我苗实认为,自己的情况,就属于有思想没有规范,沿袭的是1980~1990年代那些活跃学者的文风。可以说,这里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我虽然是物理学出身,当然懂得研究规范,但是相对数理论证,我更偏好哲学思辨,显然哲学思辨更契合网络创作,适应社会大众的口味;另一个是,踏入经济学大门以来,我阅读的定性分析文章更多一些,譬如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的许多著作,等等,当然包括2009年9月以来接触大量的网文,这样长期积累,显然定性分析就成为了我的比较优势,再也不想做出任何改变了。极有可能,我的思想属于混沌型,而不是清晰型。毕竟,混沌型求通,偏好哲学思辨,风格上丰富而更多跳跃;清晰型求真,偏好数理论证,风格上单纯而一以贯之。据我的观察和研究,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出生的中国经济学家,大多都是思想混沌型,包括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在内。所以,我作为学生辈,继承的就是京城四老四少诸位先生和林毅夫老师那种定性分析的文风,没有实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去更强调或突出定量分析!


34.在小诊所,由于种种原因,医生坚守的原则是,大病不看,小病不断。也就是说,小诊所的医生,只是给患者看看小病,大病的话,由于诊断设备或诊断能力的缺乏,就不看。当然,小诊所里,医生是单打独斗,没有成立大的训练有素的团队,极有可能也养不活这样的团队,与大医院肯定不一样。那么,这个经验原则,独立经济学家也可以学习借鉴。毕竟,独立经济学家也是单打独斗,没有成立大的训练有素的团队,极有可能也养不活这样的团队。更进一步讲,独立经济学家搞研究,与学院派还不一样,学院派的话,都有庞大的团队,而且集团作战,训练有素,可以做大的课题,复杂性的课题,系统性的课题。显然,独立经济学家,无法做大的课题,复杂性的课题,系统性的课题,只能小打小闹,做一点力所能及的研究工作。譬如,小的课题,简单的课题,局部的课题,符合个人的知识结构,或者正好满足自己的分析能力!


35.这一阵,听说大西安比较热。我认为,大西安要考虑如下问题:{1}大西安的理念是啥?没有理念不行,譬如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五中全会都有理念。譬如,大西安,是创新包容,或者开放自由,或者效率公平,等等。{2}大西安的主体是啥?是政府,还是企业?是国企,还是民企?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等等。{3}大西安走啥路子?是计划的老路,还是市场的新路,当然还有混合的中间道路,譬如市场有效与政府有为相结合,等等。{4}大西安的比较优势是啥?航空航天,现代制造,高新技术,等等。{5}大西安属于啥空间层次?在全球配置资源,还是全国配置资源,或者只是在西北配置资源,等等。{6}大西安时间跨度是啥?是一百年,五十年,还是三十年,等等。所以说,大西安,肯定是一个浩大的多层次的系统工程,仅就学术研究这一块,也需要成百上千的学者来参与,甚至是需要好几代人!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家具批发|整体橱柜|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7-10-24 17:38 , Processed in 0.44495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