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6|回复: 0

[百家争鸣] 苗实:奇人苗实聊财经(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6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1.在《黄益平:产业政策问题分歧的原因》一文中,黄益平先生指出,新结构经济学的支持者们常常说,如何从制度上保证官员不腐败、真正追求经济发展的目标,已经超出新结构经济学的范畴。这个定义也许是对的,但在尚未解决约束的条件下谈论产业政策,可能很难达成目的。过去的大部分产业政策不成功,也许有不会做的原因,但肯定也有不好好做甚至追求私利的原因。这大概也是很多学者担心“有为政府”很容易演变成“乱为政府”的主要原因。我苗实认为,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构建,本身就含有软硬基础设施的动态变迁,其中软基础设施实质就是制度,这怎么能说从制度上保证官员不腐败、真正追求经济发展的目标,已经超出新结构经济学的范畴呢?分明是无稽之谈,自相矛盾。再说了,国民经济中,产业分布如此广泛,错综复杂,作为政府,无论从信息,还是激励,都无法制定出正确的产业政策,更何况是一个缺乏有效约束监督的政府,就更加不可能了。当然,产业政策,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厚此薄彼,破坏保障市场经济正常运转的公平竞争这一根本原则。更进一步讲,缺乏有效监督约束的政府,难免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直接堕落为名副其实的乱为政府,试想企业家和老百姓,在这种窘境下如何安心双创,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所以,制度变迁是新结构经济学应有之义!


42.作家曹文轩先生说过,我在新西兰做获奖演说时,我讲过“文学是另一种造屋”。写作就是造屋。第一个层面的造屋是使人们有个安居的地方,让心灵有一个安顿的地方,作品就是心灵的屋子。第二个层面的造屋是指每个人都向往自由,自由在哪里能实现?是在文学的这个屋子里实现,因为这个屋子是我的,我可以在这个地方自由地放飞我的思想,从这个意义上讲,你想得到的自由,写作可以满足你。我苗实认为,自己作为独立经济学家,进行网络创作,不仅仅为千千万万网友造屋以安顿心灵,而且在现实中为千千万万网友争取自由平等之权利。也就是说,我的大量创作,不仅仅为千千万万网友提供精神上的滋养,而且为千千万万网友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以发家致富。更进一步讲,经济学,除了有文学上的教化功能之外,更重要的是服务于中国的改革开放,进而现代化建设,以起到经世济民的作用。当然,我的网络创作,一方面是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属于宏大的国民经济学,志在利国利民,另一方面是学术与社会人生,属于微小的人生经济学,志在安身立命。所以说,我个人精神追求上有一定的出世成分,而实践上却有相当的人世成分!


43.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就您与千千万万网友这样长期接触,包括频繁互动,目前国内究竟存在不存在苗实研究专家,就像林毅夫研究专家一样?我苗实回复道,国内苗实研究专家肯定是存在的,只不过人数没有林毅夫研究专家多。下来,我具体谈几点。第一,经济学界有不同的派别,譬如学院派和民间派,主流派和非主流派。可以说,民间派研究我的人几乎没有,大多是学院派在研究。极有可能,我是长期紧跟学院派老师学习研究出来的,当然在知识结构上或多或少或深或浅,与学院派有某些契合点,甚至是更容易产生共鸣。还有,我在言行上不拘一格,特立独行,令某些人难以接受,甚至非常反感。譬如,林毅夫老师,他是反现代经济学的,所以批评他的人,都是信奉现代经济学的人,包括我自己。当然,林毅夫老师特别讲政治,这一点也容易招致来自民间的攻击。第二,民间派对我的批评,我几乎没有听到,而大多听到的是学院派对我的批评。可以说,对我批评最厉害的学院派中人,或许就是对我研究最多的人。而且,他们深知我的不足,甚至是缺陷。譬如。在批评林毅夫老师的大队伍中,批评最厉害的人,也许就是对他研究最多的人。那么,对于他的不足与缺陷,显然是了如指掌。第三,与社会上一样,经济学界也有团团伙伙。而且,不同团伙之间的攻伐,大多出于主观好恶,并不客观理性。可以说,学院派对我的批评或诟病,就是如此,本质上还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条件下之党同伐异。譬如,对林毅夫老师的所有批评或诟病,大多是党同伐异,情绪使然。当然,他自身也有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


44.《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出版后,我就计划着向外赠送200本书。目前为止,已经向全国各地读者朋友赠送了130本。那么,剩下这七十本,我准备留给眉县及附近的朋友。毕竟,在眉县及附近知道我的人不多,这样宣传普及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常识很有必要。当然,如果最后剩下几十本,也没关系,适当的时候,会有人与这些书结缘的。至于本书销售的情况,据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提供的信息,还是不错的。可以说,销售的话,是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负责,他们有他们比较强大的销售渠道。今年下半年,我的《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将要出版,欢迎大家到时候捧场。可以说,这本书比《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更进一步。而且,专注度更高,更有深度。当然,说起出书,也很不容易,各方面的问题,都需要自己处理,会分散读书研究创作的精力!


45.昨天,一位资深学者,当我给他老人家送书的时候,他鼓励我说,做一个独立经济学家很不易,祝你成功。可以说,我苗实相当感动。毕竟,我多年苦读,著书立说,很少很少有人对我这样讲,尤其是思想文化界的老者。过去,我听到最多的是反对的声音,或者说我没有经济基础,或者说我学问尚浅有限,或者说我资历过于稚嫩,等等。更进一步讲,一方面说明他对我在独立经济学家道路上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有深刻理解,随之有强烈共鸣,另一方面他对我寄予厚望,支持我在独立经济学家的道路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当然,他老人家的话,一方面让我不要低估前进路上的困难,另一方面又砥砺我前行,更上一层楼。最后,感谢他老人家,后生我一定继续努力下去,不辜负深深期望,滴水穿石,久久为功!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家具批发|整体橱柜|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7-10-24 09:58 , Processed in 0.25168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