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6|回复: 0

[经济生活] 苗实:西北书痴聊社会(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6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1.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搞网络创作多年,对论坛,博客,微博和微信的各自体验是什么?我苗实回复道,这是四个不同的圈子,自然体验不同。可以说,论坛,属于专业性质,质疑批评,甚至是糟蹋抹黑的人居多,场面最火爆,最刺激,最得益。而且,交流探讨,匿名进行,一般谁也无法确知对方身份,除非自己主动公开。博客,属于社会交际,礼尚往来的多,大家都很客气,就跟大过年走亲窜友差不多。微博,属于专业性质加社会交际,由于有拉黑功能,最终还是友情支持的人更多。微信,属于内部互动,前来捧场的人多,挺和谐。更进一步讲,经常去论坛的人,真金不怕火炼,有真才实学;经常去博客的人,有强大的活动能力,懂组织;经常去微博的人,思想活跃交际广,不狭隘;经常去微信的人,温和讲礼貌,心态好!

32.易中天先生说过,凡是出了名的,必须做好被诋毁和谩骂的思想准备,没这个心里准备就别出来“撑头儿”。我苗实认为,这个话相当有道理,自己深有体会。可以说,先前我默默无闻的时候,除了亲朋好友之间会有不少抬杠或顶牛之外,诋毁和谩骂很少遇到过。但是,自己后来名动天下,来自全国各地,存在于陌生人之间的各种各样的诋毁,五花八门的谩骂,像冬天的雪花一样,漫天飞舞,随之铺天盖地。而且,越是拼命解释,越是增多,没完没了。当然,目前看,这种说不清道不白的诋毁和谩骂,虽有减弱的迹象,但是根本不会销声匿迹,即便我已经著述200多万字,拥有了四部代表作,《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更进一步讲,由于他们往往会按照道德楷模的高标准来要求我,稍有瑕疵被发现,就大肆攻伐,自然少不了诋毁谩骂,尽管我作为从无违法乱纪的合法公民,完全有权利,法无禁止即可为。所以,树大招风,名人是非多,特别难做,自身没有非常大的度量,显然是做不好名人!


33.学者或作家,都是有一定创作的人。而且,创作的同时,周围会有各种声音,尤其是喷子们的恶毒攻击。譬如,不问青红皂白,反复说你的作品是垃圾,毫无价值。可以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就被各种负面言论给裹挟了,思想上彻底动摇了,就觉得自己的作品确实不好,甚至问题很大,以致于一度想中断创作。当然,心里相当痛苦。随后,我就去咨询一位非常熟悉自己的老朋友,结果他说,那纯粹是在胡说八道,本质上不是理性客观的声音,千万不能听。毕竟,学者或作家的作品,只要是经过了长期积淀,然后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创作出来的,都是倾注了大量心血,肯定是有深厚内涵的,不但不是垃圾,而且是无价之宝。况且,正处在创作的黄金期,你不能中断,而排除干扰,坚持坚持再坚持,才是硬道理。老实讲,经过这次长谈,我重新坚定了信心,在原来一百多万字创作的基础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又创作了一百多万字,影响越来越大。说白了,学者或作家,其作品本身就在全国各地,不断发出巨大的声音,坚持到底就是胜利。那么,至于学者或作家周围那些不利于自己的负面声音,完全可以一笑了之。而且,大多时候,不予理会,也是正常反应,无可厚非,尽管说有古训,兼听则明,偏听则暗。毕竟,精力有限,读书研究创作本身十分繁忙,根本无法应付千奇百怪的那些数不清的喷子们!


34.在网络上,我搞创作已经快八年了,算得上名动天下了。与此同时,有某些人,极有可能是出于羡慕嫉妒恨,对我大肆进行污名化。当然,我退无可退,只能进行适当反击,给自己正名。那么,不少人就埋怨说,苗大师爱写自己,过于自恋了。其实,不是我爱写自己,而是面对大量针对自己的污名化现象,迫于无奈,被动应付,只好自己给自己正名。毕竟,咱就是一穷书生,既无势力,又无资源,实在是无人代劳啊。更进一步讲,自己在网络上红了以后,自然就会有大批黑自己的人,正如易经中阴阳一样,这里就是红黑,一边在积极地进行污名化,一边又在被动地进行正名。所以,有时候,实在没办法,就得自己出面,为自己发声。据第一财经日报载,20世纪著名社会学家埃利亚斯(Norbert Elias)在研究某教派的教徒时,发现了一个现象,即社会中的某一群体习惯于将人性的低劣强加在另一个群体之上,并加以维持。他称之为“污名化”(stigmatization)。“污名化”源于对某一群体的某一特征,进行偏负面的抽象处理,而遮蔽他们的其余特征。久而久之,这种“标签”就变成了该群体的对应物。历史上最典型的“污名化”包括“黄祸论”,以及希特勒对犹太人的概括。现代化是一个世俗化、民主化的进程,人人平等乃是其基本价值。但我们看到,“污名化”并未消失,反而不断以新的形式出现。比如,艾滋病患者往往被无情地贴上“不道德”、“越轨”、“肮脏”的标签,这种概念的日益凝固,导致艾滋病患者成为“异类的群体”,被社会所排斥;精神疾病患者也常常被“污名化”,被当成“不定时的炸弹”或“职场的瑕疵品”;农民工群体的“污名化”,在于他们总被当成不文明、不礼貌的族群,他们的孩子在求学时也常被看作“差生”。在网络喧哗的背景下,官员、富豪、明星、医生、警察、城管等等,以及由此衍生的各种二代们,也被标签化和“污名化”。例如,一个贪官被抓,跟帖仿佛狂欢,而且总是假定“凡官必贪”。甚至一些城市,由于一些负面事件或问题的发生,也逐渐被“污名化”。越来越多的“污名”,以及看待和理解事物的“污名化”方式的流行,对整个社会以及各种人群、各个地方的关系,都是杀伤力巨大的。“污名化”扭曲了正常的思维结构,似乎要对所有正面形象进行解构和破坏。不错,我们身边有不少难以让人愉快、难以一致化的现象,但是对这些现象的理解,并不必然只能走向“污名化”。当我们用“污名”构造和编排身边的环境时,它可能真的会越来越污。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而“污名化”恰恰是对社会正常化运行的偏离。可能很多人是无意识的,但这种“集体无意识”同样埋藏着深深的危险!


35.做学问,有撰写论文,有著书立说。今天,我专门谈谈著书立说。其实,著书立说,无非两种,给自己著书立说,给别人著书立说。或者,还可以再加一种情况,既给别人又给自己著书立说。就我所见,60%的人在给别人著书立说,35%的人既给别人又给自己著书立说,5%的人在给自己著书立说。前者,譬如教科书这种类别;中间,譬如理论运用这种类别;后者只阐述自己的思想主张这种类别。当然,我是指中国经济学界的情况。孔子讲,述而不作,就是指前者,给别人著书立说。那么,有人会问了,苗老师,您的情况是怎样的?老实讲,我一部分是中间,一部分是后者。可以说,现在人老讲原创性,其实不全面,而客观理性一点,还应该包括述而不作,也就是给别人著书立说这种情况。其实,现实中,也有这种情况存在。话又说回来,一个时代,在所有著书立说中,有5%原创性的内容存在,已经是足够高足够高了。所以,著书立说,无论是哪一种方式,并无高低贵贱之分,都值得尊重!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家具批发|整体橱柜|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7-8-24 01:49 , Processed in 0.278452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