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2|回复: 0

[百家争鸣] 苗实:奇人苗实聊财经(十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7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1.现在,中国社会越来越自由开放了,好的现象层出不穷,坏的现象也层出不穷。可以说,既有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又有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社会要正常运转,除了市场自由调节,也离不开政府法治调节和民间道德调节。而且,三个层面的调节,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过去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由于计划经济的历史存在,大多经济学家对市场自由调节特别重视,都呼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甚至决定性作用。但是,现实中,法治不彰,道德滑坡,市场随之有所扭曲,造成了效率低下,资源错配,贫富差距,环境恶化,等等。再加之,政府权力无边,肆意妄为,上述坏的现象,不但没有得到有力遏制,反而火上浇油,愈演愈烈。更进一步讲,经济学家,法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等各界文化人士身上的担子相当繁重,除了要不断完善市场,还要强化法治,高举道德,当然官员和企业家也是其中的骨干力量,应该协调一致,共同发挥作用,共建和谐社会,实现中国繁荣。在网络上,有人指责文化人士反政府。其实,这种认识过于狭隘了,是光明正大提出批评性意见,来修正提高政府的工作,这是爱政府的积极表现,属于真正的正能量。所以,随着社会自由开放多元包容,政府千万不要小肚鸡肠,斤斤计较,而应该开明大度,海纳百川!


52.读书研究创作,可以说有半生了,知识结构不断在变迁。在小学,主要就是数学和语文。在中学,有数学,语文,英语,物理,化学,历史,地里,生物,政治等。在大学以后,包括闭门读书期间,到现在,有物理学,数学,化学,英语,经济学,历史,哲学,政治,语文,法律等。可以说,随着知识结构不断变迁,甚至是转型升级,一路上从小学生,到中学生,到大学生,到学者。目前,我的知识结构就是中西结合,亦新亦旧,一方面是中国历史哲学,另一方面是西方之物理经济学。当然,在发展方面,也提经济结构。一般讲,发展就是经济结构不断变迁,进而转型升级的过程,先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结构,接着是资本密集型产业结构,最后是技术密集型产业结构。大家都知道,正如知识结构转型升级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一样,经济结构转型升级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显然,中国就处于这样一个由劳动密集型产业结构,向资本密集型产业结构,甚至是向技术密集型产业结构转型升级过程之中!


53.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在财经界,一般写股市和房市,作者容易功成名就,还财源滚滚,而您坚持写改革转型,一来是啃硬骨头,二来想功成名就相当难,即便功成名就了,经济实惠根本没有前者那么优渥,是不是?我苗实回复道,说得相当有道理,至于我为什么要一直主要写改革转型,回避股市和房市,有以下几点原因:其一,一个经济学家,长期形成的知识结构是什么,就会倾向去写什么。可以说,我长期学习研究的就是改革转型,当然知识结构就是如此,势必重点就要写,也只能写改革转型。其二,改革转型表面上热,实际上是大冷门,大多人回避这方面,属于要啃硬骨头。当然,我觉得自己志在兼济天下,有责任挑这个重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干好这件利国利民的大事情,哪怕牺牲相当大。其三,股市和房市是大热门不假,写的话,也容易成气候。但是,我认为,股市和房市涉及具体操作,同时讲究科学性和艺术性,还是投资者自己决策比较妥当,如果经济学家参与其中,会有误导。所以,我觉得自己作为有良知的经济学家,在股市和房市上,应该退避三舍为妙,不要为了个人发达,因小利而失大德,从而干扰全天下投资者!


54.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有三个问题,第一个,如何看待铺天盖地的质疑批评?第二个,如何看待此起彼伏的文人相轻?第三个,如何客观理性看待学术?我苗实回复道,{1}所谓质疑批评,实质上是不同侧面的关注,说明有更进一步交流探讨的价值,这是好现象,学术界就应该大力提倡质疑批评,一起重视质疑批评,积极参与质疑批评。当然,我自己网络创作以来,遭受到各种质疑批评,铺天盖地,从内心深处倍感欣慰。这里需要强调的是,质疑批评中难免有许多极端甚至是不健康的内容,应该取其精华,弃其糟粕。{2}文人相轻,是对枯燥学术的调剂,不必过于认真,完全可以一笑了之。譬如,我开始创作的时候,经常有人轻视我,看不起我,但是我不气馁,不松懈,不放弃,坚持坚持再坚持,不断出作品,轻视的人随之越来越少,甚至重视我的人越来越多。{3}学术不是单一的,而是多种多样的。譬如,作者,是搞学术,而评者,译者,编者,等等,也是在搞学术。也就是说,大学里面,有很多搞学术的人,而大学之外,也有很多搞学术的人。而且,大家是自由平等的,不能有门户之见,不能有党同伐异,不能有团团伙伙!


55.弟子问佛祖:“您所说的极乐世界,我看不见,怎么能够相信呢?”佛祖把弟子带进一间漆黑的屋子,告诉他:“墙角有一把锤子。”弟子不管是瞪大眼睛,还是眯成小眼,仍然伸手不见五指,只好说我看不见。佛祖点燃了一支蜡烛,墙角果然有一把锤子。你看不见的,就不存在吗?我苗实认为,现实中,这样的人比比皆是。譬如,我从1997年开始到现在,学习研究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整整二十年,有人自己装作没看见,就说这是骗人。又譬如,我从2009年9月到现在,利用网络平台,辛辛苦苦创作,勤勤恳恳传播,日积月累,名动天下,有人自己装作没看见,就说这是吹牛。再譬如,我著述200多万字,代表作有《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有人自己装作没看见,说这是虚假的。所以,某些人,反反复复,胡说八道,习以为常,不足为怪。毕竟,病得不轻,无药可救,理他作甚?况且,我整天忙于读书研究创作,心无旁骛,实在管不了某些人之无理取闹,还振振有词,理直气壮!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家具批发|整体橱柜|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7-9-20 03:05 , Processed in 0.271501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