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18|回复: 0

[经济生活] 苗实:西北书痴聊社会(十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12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6.余秀华的百度百科,浏览次数:1934054次;范雨素的百度百科,浏览次数:260397次;苗实的百度百科,浏览次数:16002次。在《范雨素,能走多远?》一文中,有这样的文字,范雨素发声了,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的现状,也说出了两个阶层不同的生活。生活还在继续,网红能改变她的命运吗?未必!和她同乡的脑瘫诗人余秀华也一样面临着没有经济来源,而无法继续写作的尴尬。范雨素,能放下育儿嫂的工作,专职写作,去养活自己和女儿吗?她不能,至少现在不能。这个社会对于写作没有门槛的要求,但又只通过自身写作而改变自己命运的人,少之又少。范雨素,她不能,因为她是一个单亲母亲,她要用自己的劳动来养活她的女儿。也许,未来她可能还有故事面世,但又有谁能保证她能够给她带来能养活自己和女儿的收入呢?我苗实认为,余秀华,范雨素,我本人,都是网红文人。而且,活动在民间。大家都知道,体制内文人,都是获得政府认可后,由人民来供养。当然,民间文人,要靠自己或家庭来供养。那么,家底不是足够殷实的话,就只能靠自己。显然,民间文人难免如上文所说,到某个阶段,面临着没有经济来源,而无法继续写作的尴尬。在论坛里,有人整天笑话民间文人经济上的不足。其实,在中国特殊的政治经济格局下,坚守“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民间文人,由于他们被排斥在体制外,或自身不愿进人体制内,进而在经济上出现不足,完全可以理解。更进一步讲,中国的教育体制如果完全市场化,原来的体制内文人随之也生存在民间,这样一来,经济上出现不足的文人会更多,甚至是数不胜数!


67.2015年9月19日下午,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顾问杨振宁教授携夫人出席在中国科技大学举办的“求是”奖颁奖典礼,并就当天有关科研创新的讨论主题做了一个15分钟的简短演讲。杨振宁结合自己的研究经历,提出个人的兴趣,尤其是早年的兴趣和能力常常在一个人的科研生涯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而实际上,对自己的科研工作很有兴趣,也有很强能力的人比比皆是,他们之所以最后没有做出重要的成果,是因为没碰到机遇。杨振宁说:“一个人要在他有兴趣,又有能力的情形下,恰巧他的兴趣和能力与当时有机会发展的研究方向重叠在一起,此时就有了成功的希望。” 我苗实认为,杨老说得有道理,在学术研究上要大有作为,除了兴趣加能力,机遇至关重要。譬如我本人,搞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兴趣有,能力也有,再加上网红的重大机遇,才能够做得风生水起。2009年9月网络创作以前,自己没有上过网,当然也不是什么风风火火的网红,即便有兴趣,也有能力,与最近这七八年突飞猛进相比,发展上差了一大截。其实用现在时髦话讲,网红就是一个风口,一旦吹起来,真是不得了!


68.近年来,社会舆论要求大学——特别是“985高校”——应当向偏才怪才敞开大门的呼声越来越高。“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才,主要指的是偏才和怪才。经常被人津津乐道的例子的是,上个世纪初叶,罗家伦数学得0分,被北京大学录取;吴晗数学得0分,季羡林数学得4分,钱钟书数学得15分,被清华大学录取;臧克家数学得0分,被山东大学录取,等等。现在大学通过统一高考录取的都是全才,难见偏才怪才,所以中国总是涌现不出杰出创新人才。这个观点由于钱学森先生临终前的拷问而更加流行。我苗实认为,就经济学这门学科而言,更适合全才,而不是偏才。毕竟,经济学研究,属于综合性讲究,它要求一个人,既有数理的功底,又有史哲的功底。当然,数学学科或文学学科,更为专科,就适合偏才。听说,莫言,数学非常不好。还有,闻一多,英文也非常不好。当然,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可以不是太懂文史哲。那么,我主张,学校教育应该更有弹性,可以适当容许一些偏才进去。所以,我自己是独立经济学家,肯定不是偏才!


69.网当家控卫林书豪,由于是亚裔的身分,常常都会替种族议题发声,但林书豪表示,他在大学时期受到种族歧视的困扰,远远超过在NBA的时候,常常有人拿他的「小眼睛」做文章。林书豪在大学哈佛篮球队时期,常常遭受到球迷、对手或是对方教练的种族歧视言论攻击,林书豪表示他的眼睛常常被嘲笑,甚至用「瞇瞇眼」(chink)来攻击他。「最糟的是我常常被叫做瞇瞇眼。」林书豪表示:「我不知道,那场比赛我打得糟透了,我的队友却和我的教练说,林书豪上半场根本没有睁开眼睛来比赛,但我没有说什么,当遭到种族歧视的时候,我只用场上表现来回应。」除了小眼睛之外,林书豪随着哈佛作客乔治城大学时,常常被球迷以亚洲刻板印象字眼辱骂,例如「弱鸡炒饭」、「牛肉花椰菜」等等,特别有一次作客耶鲁大学时,球迷朝着林书豪咆啸:「你的小眼睛看得到计分板上的分数吗?我苗实认为,个人一旦成为公众人物,难免横遭物议,时不时会有各种糟蹋抹黑,层出不穷,没完没了。譬如我本人,自从2010年成为公众人物以来,大量的诽谤,大量的攻击,大量的造谣,绵延不绝,席卷而来,针对我。可以说,这不是一阵风,而是常态化了。怎么办?无他,经历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常言道,虱多不痒,帐多不愁。当然,流言蜚语四起,于我大抵如此吧!


70.2017年5月9日,韩国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文在寅当选韩国新任总统。今年64岁的文在寅是总统大选的“往届生”,在2012年的上届总统选举中,他曾获各在野党联合提名为总统候选人,不过最终败给了现已入狱的前总统朴槿惠。文在寅出身进步派阵营、曾为律师,是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的重要盟友和策士,曾在卢武铉主政期间,担任韩国总统府─青瓦台的民政事务秘书官和幕僚长之职;当卢武铉因涉嫌在竞选期间收取不法资金被弹劾后,文在寅又加入卢武铉的律师辩护团。卢武铉死后,文在寅一度解甲归田。“亲卢”也成为文在寅从政最重要的标签之一。翻看文在寅的人生履历,他出身贫寒,少时成绩虽好却也是“问题学生”,大学期间热衷民运,被开除后当过兵,坐牢期间又通过了司法考试。人生轨迹堪称异于常人。我苗实认为,昨日的问题少年,不见得一直有问题。而且,随着进一步发展,还可以功成名就。可以说,现实中这样的例子不少,细心观察的话。据我所知,现在不少企业家,其他行业内的能人,曾经就是问题少年。譬如我本人,2001年大学毕业后,毅然决然放弃了高中物理教师的职位,一门心思去闭门读书,当时这样的惊人举动,在众人眼中,就是中了邪,大有问题的。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我今天已经是著名学者,学有所成,名动天下了。再譬如,大名鼎鼎的任志强和孙宏斌,曾经都坐过牢!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8-12-16 16:46 , Processed in 0.333523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