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9|回复: 0

[经济生活] 苗实:西北书痴聊社会(二十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1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41.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网络创作多年,时不时就有人疯狂怒怼您,看来这条路也是布满荆棘,请问您怎么坚持下来的?另外,您未来是不是迟早会放弃网络创作?我苗实回复道,第一个问题,我不是完人,肯定有这样的缺点那样的缺点,这样一来,他们怒怼我很容易。而且,我是名副其实的著名独立经济学家,属于经济学界响当当的争议人物,避免不了被他们怒怼。当然,他们尽管怒怼,我该怎样做还怎样做。毕竟,他们不是执法人员,不能强制执行。说白了,他们就是喊破嗓子,也影响不了我继续网络创作。目前,我已有著述200多万字,代表作有《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说白了,我不断网络创作,他们乐意尾随其后叽叽喳喳,悉听尊便,当然我不会厌恶他们,反而要感谢他们。毕竟,一个好汉三个帮,他们都是免费服务,多好的事情,有的人极有可能求都求不来呢。第二个问题,我曾经说过,如果未来正式工作了,要专心工作,网路创作肯定就搞不成了。但是,那种话只是一种假设情况,能否付诸现实,也说不定。毕竟,网络创作多年,有非常强大的惯性。譬如,2013年前后,去研究院工作,结果失败了,退出后,又继续网络创作。所以,极有可能,我这一辈子无法离开网络创作了,显然包括未来二三十年!


142.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网络创作这么久,总是被人酸,被人黑,被人辱,您真的什么都不在乎吗?另外,作为著名独立经济学家,以后的努力方向是什么?我苗实回复道,第一个问题,你看看名人,在舆论场中有选择权吗?没有的,你在乎也好,你不在乎也罢,被酸被黑被辱,是命中注定的,无法逃脱,除非你不是名人,也许情况会有不同。当然,我自始至终喜欢并享受这种名人的感觉,必然被酸被黑被辱,不足为怪。古人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那么,名人要长期做下去,即便被酸被黑被辱,到了惨不忍睹,也是不能动感情的。也就是说,舆论场中,社会大众可以动感情,名人不可以动感情。毕竟,在舆论场中,名人是社会大众的玩物,如果名人动感情,就已经不是名人了,就玩不下去了,砸场了,熄火了,完蛋了。说白了,我是著书立说的人,只要著书立说正常进行,其他完全可以无所谓。目前,我已有著述200多万字,代表作有《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第二个问题,我存在的根本任务,就是读书研究创作。那么,作为著名独立经济学家,更要坚持读书研究创作,而多出有质量的好作品,才是硬道理。当然,这也就是我未来的努力方向。在坛子里,有一部分人希望我中断读书研究创作,思想还是过于肤浅了。其实,我继续读书研究创作,没有任何问题,局外人不足为虑。所以,继续读书研究创作,是我宝贵生命的延伸,甚至是升华!


143.我就想知道,一个人,整整二十年,敢于并真正放弃一切,一心向学,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甘坐冷板凳,两耳不闻窗外事,去读书研究创作,国内有几人?世界有几人?我就想知道,一对父母,生活简朴,勤俭节约,用一百多万元心血,一直支持儿子上小学中学大学,闭门读书,网络创作,三十七年,儿子很争气,写下二百多万字著述,代表作四部,国内有几人?世界有几人?我就想知道,一个人,没有花过国家乃至老百姓一分钱,专研改革转型问题,在网络上大声疾呼,长期为民请命,一心一意支持改革开放事业,出谋划策,国内有几人?世界有几人?我就想知道,为了成为著名独立经济学家,做一份利国利民的事业,一次放弃高中物理教师的铁饭碗,又一次放弃研究院的优越工作,不怕吃苦,冒着风险,国内有几人?世界有几人?我就想知道,学者苗实这种人,可谓世之稀有,多么难能可贵,你们不懂得珍惜,反反复复酸他黑他辱他,简直是岂有此理?难道为学术理想献身,错了吗?请问如果没有勇于牺牲的精神,会有真正的学术吗?当然,人人都有权利,以自己的思维模式去评价学者苗实。但是,正常评价并不等于酸黑辱,拼命进行人身攻击,作为文明人,你们难道不明白吗?我就想知道,你们或是名校毕业,或是经济学博士,甚至或是教授,享受着老百姓的长期供养,独立搞出来多少有分量的成果?为老百姓说过几句公道话?你们良心何安?在中国这样的国度,在如此特殊的政治经济格局下,努力做体制外知识分子,要多难有多难,你们可以不支持,但是采取酸黑辱的方式,就是助纣为虐,是不是?


144.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河南郑州有条街,近来成了“尬舞”胜地,每天聚集很多人,伴着强劲的音乐激情“尬舞”,场面异常火爆。这里有翻版范冰冰、冒牌孙悟空、杀马特青年、还有穿长袍马褂的大叔...不少是外地慕名前来学习尬舞的,希望一舞成名,当上草根网红。我苗实认为,说是网红基地,没有什么不可以。当然,无才是当不了网红的,如果没有一技之长,是很难红起来的,即便有人侥幸红起来了,肯定也长久不了。譬如我本人,以多年读书研究创作为基础,持续红了有八年了,曲曲折折,坎坎坷坷,非常不容易。而且,不仅仅是个人要具有相当强的才能,而且离不开殷实的家底,离不开各路朋友的鼎力支持。也就是说,没有拿得出手的过硬才艺,没有坚实的经济基础,没有四面八方的帮衬,也是当不好网红的。常言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而一个成功的网红,最大前提显然必须是前前后后付出了巨大代价,承受不了这个巨大代价,就不要冒然去当网红。所以,网红走得不是寻常路,当然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而真正要成名成家,一定是“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接着,有网友评论道,自媒体盛行下所催生的一批网络红人。主流网红主要靠才艺,段子,颜值。部分没有这些技能的采取其他捷径成为网红,我觉得,在不违背道德法律和公序良俗前提下,不论是以哪种方式来博得关注都无可厚非,并没有高尚和卑劣之分,网红的最终目标是红,而不是怎么红!


145.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对网络暴力怎么看?我最近也有跟朋友探讨过为什么总有人喜欢在网上骂人,我朋友的回答是,因为他们很享受在网上骂人的安全感,而这会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快感。躲在屏幕背后骂人(或者说“嘲”和“黑”),真的成本又低又“爽”。网络暴力假如没有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永远不会觉得这是暴力。我苗实回复道,本人网络创作有八年了,当然遭遇过网络暴力,那个杀伤力,相当大。可以说,就连我这样很会包容人的人,有时也受不了网络暴力。毕竟,他们挺能摇唇鼓舌,颠倒黑白,明明是一件好事,在他们眼中反而是无比邪恶的了。说白了,他们不懂得兼容并包,和而不同,过于极端,煞是粗暴。记得,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有一段话,非常适合放在这里,我年纪还轻,阅历不深的时候,我父亲教导过我一句话,我至今还念念不忘。每逢你想要批评任何人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就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 并不是个个都有过你拥有的那些优越条件。生而不同,求同存异,这么浅显的道理,却不是人人都懂!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网|现货黄金开户|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8-9-25 17:03 , Processed in 0.22838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