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

 找回密码
 快速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45|回复: 0

[教育学] 通识教育成“必修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20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1-06-20 07:52:27 来源: 文汇报(上海) 

大一第一学期:中文写作、西方文明;大一第二学期:中文沟通、中国文明、心理学概论;大学二年级:艺术与审美、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生命科学导论……

金钰实在无法把这些课程与一名经济管理学院经济与金融专业背景的本科生联系到一起。这些被称为“通识教育”的课程,对学长们来说还在选修之列,但到金钰这届2010级本科生,成了没有例外的“必修课”。

不止金钰,当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将通识教育分为“基础课”与“核心课”,到美术学院、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甚至其他高校请来名教授执教时,有圈内人士质疑:真有必要兴师动众,掷大量时间于“旁门左道”?

但钱颖一教授很坚持。他认为人不是工具,本身即为目标。本科教育、尤其是商学院本科教育更不为培养工具,育人才是目的。“把每一个学生培养成具有良好素养的现代文明人这要比尽早进入专业领域重要得多!”

“拿手中文”实则最大问题

金钰第一回走进中文写作课堂时,很不以为然。考入清华园的学生,写作文哪个不是手到擒来?此前,钱颖一走进时任国资委主任李荣融的办公室时,也从不认为清华学生对付不了区区一篇文章。

“经管学院学生很优秀,但写作能力有欠缺。在公文报告或电子邮件中,用简练文字把复杂意思表达清楚,名校毕业生都缺乏这个能力。有时,把一份简单的会议纪要写到位,都不容易。”听罢李荣融的评价回到学院,钱颖一找来好几个文科状元。状元们一番坦言使他语塞:形式、结构、内容都有“套路”,分门别类准备。操练十几遍,高考时八九不离十。

经管学院开始将中文写作作为本科必修课,钱颖一延聘名师,提出要求:既不培养文学创作能力,也不单纯训练公文写作。修完课的学生必须有能力写总结、调查报告、备忘录或短文,文章须有逻辑、观点与证据,阅读对象包括单位上级、政府部门管理层、专业读者与大众。

不以为然的金钰发现自己错了。“写作实则依据不同体例规范,以逻辑思维组织论点证据,远非文字华丽可以概括!”金钰更未料到,在第二学期修读“中文沟通”后,她对中文素养有了“颠覆性”认识。

你是一名领导者,不得不裁去几名员工,怎么选择时间、地点,如何沟通?你是学生会干部,否决团队成员的重要建议,妥善处理的细节?如果不是面谈,通过电子邮件交流,注意事项?平时对谈吐能力自信满满的学生,在此都异常低调,而走出课堂后,这些大一学生举手投足多了儒雅风度。

中文写作与沟通是通识教育的一部分,改变还在继续。

从“博学之人”到“智慧头脑”

“相比中文沟通能力,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大学生人文与科学素养不断下降,更让人忧虑。”钱颖一慨叹,无论分析、解决问题,还是团队合作与领导能力,眼下相当多大学毕业生缺乏应有素养,更别提诚信、正直、宽容等人格品德与理想、抱负等人生目标了。

大一行将结束,两门人文类通识核心课给金钰留下很深印象,虽然起初她不明白“中国文明”与“西方文明”对商学院本科生有何意义。长年致力于中华传统文化研究的历史系名教授彭林,把儒家文化思想浓缩为学、孝、仁、义、礼、谦等15个关键字,每周围绕一个字阐释,课后要求同学大量阅读传统典籍原著。

同为历史系教授的彭刚,则以“西方文明”为主线。从柏拉图讲到马基亚维利,同样要求精读原典选篇。本该整天与数学工具和经济模型打交道的商学院学生,而今在经管类基础课外,长时间浸泡于原汁原味的中西哲学智慧思辨。

金钰更期待的,是即将在今年秋季修读的“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

一位即将分娩的孕妇失血过多,母婴二人极度危险,急需输血。但夫妇坚决拒绝,其所信仰某宗教派别规定信徒不能输血。医生赶往法官家中征得允许后,立即实施输血,母子平安。然而,产妇得救后把医生告上法庭在这个曾发生于美国康尼迪格州斯坦福医院的真实故事中,如果你是医生,如何选择?

这门模仿哈佛最受欢迎教授桑德尔“正义课”所开设的课程,是国内商学院中率先开设的“道德慎议课”。无数充满矛盾的伦理情境与命题构成了开放式讨论的主线,金钰需要习得的,就是用分析、创造与建设性方式对疑问作出判断与解释。“学会人类的全部知识,但无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能力,最多只是博学之人,离智慧还很远。”

永远与“学以致用”无关

哈佛大学将通识教育分为审美与解释理解、文化与信仰、道德与经验推理等8组。伯克利加州大学对本科生的要求也是8组,包括美国文化、艺术与文学、社会与行为科学等。曾任伯克利加州大学经济系终身教授的钱颖一,深谙海外名校通识教育理念,“强调人文、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等基础学科,没有管理、法律或工程技术等应用学科。最终目标:人格养成,为学生一生做好准备。”

然而,时下通识教育在国内不少大学成了供选修的“开阔眼界”或“娱乐课程”,学生觉得很“水”。也有高校将此作为专业补充的实用课程,工科学生遂硬着头皮学管理、学法律,还有的则成了专业导论课。

“过去,学校总被认为是学习知识的场所,教授的职责就是传授知识。”但在钱颖一教授看来,学生不仅要学到新知识,更得提出好问题这包含了好奇心(不满足于现成答案)、想象力(设想多种可能答案)与批判性思维(挑战已有结论)。“这恰恰是中国学生最缺乏的基本思维能力,需要在大一、大二通识教育过程中纠偏。”

在中文、英语、数学三类基础课外,钱颖一把通识教育核心课归于人文、社会与自然科学3类。“通识教育精髓,应该在20年、40年后还被学生记得。即便遭遇市场短期利益诱惑压力,但通识教育旨在改变学生思维方式与观察世界的角度,永远与学以致用无关。”

据了解,在清华大学,更多院系将以经管学院的改革试点为蓝本,在本科教育方式上尝试新的探索。

本报记者 王乐
关闭

广告上一条 /1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南康家具|经济学家 赣ICP备11002034号

GMT+8, 2019-9-15 14:10 , Processed in 0.36690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